三兄弟的淫荡乱伦外传之“换母盛宴”

三兄弟的淫荡乱伦外传之“换母盛宴”

作者:xlncgx85

话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。这话说得可真是妙,人与人之间还真是少不了矛盾和争斗。就连我们三兄弟之间也不能免俗,本来以为有了高中时期生死相托的经历,我们应该好得蜜里调油才对,可惜我们三个就因为屁大点事闹开了……

我们三人刚刚进入大学校园,因为我们三人的兄弟交情,所以找了点关系把我们三个分配到一个寝室。本来这样也没有什么,可是这大学寝室里称兄道弟的习惯蔚然成风,我们三个也不能免俗。原本在三人中,以我的地位当个老大也没什么,可惜在老二这个称谓的分配上就出了问题。说来也是,堂堂七尺男儿,哪里愿意顶着一个生殖器的绰号。

所以胖子和张昌就为这个问题吵开了。这本来也没我什么事,可惜当张昌提议用年龄来排序的时候,我也不能幸免被卷入了这场冲突,因为如果按照年龄的话,张昌老大,胖子老三。

所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冲突,不管是形同陌路还是亲如兄弟。不过问题总是需要解决的,不过怎么样解决呢?这就要考虑考虑了……

我们三人各自提了无数的建议,可惜总是没有能得到共同的认可。最后还是张昌想到了一个办法:比性能力吧,不敢的话就是性能力低下。作为男人有谁愿意被人说成性能力低下呢?最终大家都同意了。

这倒是说明了对一些事情,头脑简单的人可能更有办法。不过胖子还是那么小心,他说既然这次是比鸡鸡的本事,当然不能用手了。我知道这是针对我的,看来我的吹潮大法不能使用了。不过也没有关系,老子对我的小兄弟很有信心。

订好了比赛的规则,可是比性能力也不能就让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在寝室里比赛打手枪吧?最后,一致认定回家找妈妈。

现在,比赛的规则是找各自的妈妈一起开一个Party,到时候谁先射精谁就是老二。嘿嘿,这样的规则,我怕个毛!以前每次这样的Party,老子都不是第一个射的。哈哈哈!

回到家,给妈妈说了这件事,妈妈听了,不由大骂我们几个没良心的儿子:一天到晚就知道想方设法的玩弄自己的妈妈。不过眉眼里全是娇媚,看来妈妈早已适应了这种淫乱的生活了,开始知道享受这种淫乱的乐趣了。

老爸听了我们的比赛规则后,拍着我的肩膀说:“臭小子,可不准给老子丢脸。”

我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当然,你儿子这方面可厉害着呢!倒是你,每次集体Party的时候都是最早射精,害我没面子。”

老爸笑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胡说八道,要是老子在你这种年龄,可厉害得很呢!每次都把你妈弄得下不了床。”

听了老爸的话,我是一脸的不屑,妈妈则是笑着狠狠地收拾了一下老爸。

到了比赛的那天,我和妈妈刚刚准备出门,就被老爸叫住了。老爸看着我,一脸看傻逼的表情对我们说:“你们就这样去,就不准备点什么?”

“还准备什么?以前不都是这样?”妈妈有些不解。

“这可和以前不一样,这是比赛啊!要是我儿子输了,我在其他老爸面前可没面子得很。”老爸回答,然后对我说:“小岳,你妈妈以前总是保守性的,这次让她穿得刺激一点,你说那两个小子会是什么反应?”得意地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说不准他们一看你妈的风骚模样,一下子就射了,哈哈!”

听了老爸的话,妈妈不依的捶打起老爸来。我想了想,确实是这样,说不准那两个小子也正在想着怎么对付我呢?如果不用点手段,说不定就被他们给算计了。再看了看老爸老妈亲昵的样子,感觉十分温馨,从完成那件事后,我家开始了淫荡的生活。刚开始大家还有点不适应,现在看来这样做反倒使家庭变得美满和温馨了。

于是我和老爸开始行动起来,把妈妈所有的性感内衣都找了出来,可惜衣服妈妈可从来不在外面穿,只是在家里穿给我和老爸看,这次便宜那两个小子了。

在众多性感内衣中,我们选中了一件豹纹内衣,逼着妈妈穿上。这件内衣是纯粹为调情设计的,一句话概况设计目的:就是该遮的地方不遮,不该遮的地方遮起来。

看着妈妈的奶子被内衣托起来,显得异样的坚挺。衣服遮住了妈妈大半个奶子,却把两个红豆暴露在外面,显得异样的性感。下面的内裤的设计也差不多,身体的其它部位被包裹起来,然而私处的地方用的却是网格型的布料,让人可以把妈妈的黑森林看得清清楚楚。而且更淫荡的是在妈妈的小穴和屁眼处留下了两条缝隙,直接把妈妈的蜜穴和屁眼暴露了出来。

看到我都有点欲火上升了,可是老爸好像还是不怎么满意,他又找了两个跳蛋出来,塞在妈妈的阴道和屁眼里面,然后把遥控器给我对我说:“小岳,你在车上的时候先用这个挑逗一下你妈,要让她脱下衣服就让人看见下面水淋淋的,那样才刺激。”

‘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!’接过遥控器,我心想。

妈妈被我们弄得满脸通红,虽然我们一家经常玩这种游戏,可是妈妈还是老爱脸红,不过我喜欢,嘿嘿!看着妈妈娇媚的表情,我不由得玩心大起,一下子把开关开都最大。妈妈被刺激得叫了起来,断断续续的对我说:“小岳,你……你是不是要玩死妈妈……快关了……受不了……”

我和老爸看这妈妈一副受不了的表情,相视一笑。老爸在妈妈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两巴掌,说道:“老婆,今天可要好好表现,一定要把那两个小子的精液夹出来。”妈妈答应了。

等我和妈妈开车到Party的地方的时候,张昌和胖子已经带着他们的妈妈在等我们了。在路上,虽然我在开车,但还是不停地把遥控器开开关关,妈妈被我挑逗得早已淫性大起,我想她下面早已湿透了吧!

和他们打了个招呼,看到胖子和张昌都是一脸疲倦的模样,难道他们昨晚兴奋得睡不着?不至于呀,我们可是经常在一起玩这种游戏的,莫非有什么阴谋?

随便聊了两句,Party就开始了。张昌拉住他的巨乳妈妈衣服上的一根带子,一拉,衣服就开了,巨乳贵妇里面居然什么都没穿,一对大奶映入我的眼睛,这是诱人啊!不过张昌这套也太不新鲜了吧,又是直接把妈妈脱光,太没有创意了吧!不过通过拉带子来脱衣服,这个动作倒是挺帅。

看到张昌已经把他妈妈扒光了,我也不能示弱,示意妈妈把外衣脱掉,豹纹内衣一下子暴露了出来。我还助兴似地把遥控器开到了最大,妈妈不由得呻吟了起来。张昌和胖子可是从来没有看到我妈妈穿得这么淫荡的样子,眼睛睁得大大的,然后又发现了装在妈妈阴道和屁眼里的跳蛋,更是兴奋了起来。

不过张昌今天有点反常啊,以前只要稍微刺激一下,就会立马开干,今天居然只是在我妈妈的下面摸了摸,发现我妈下面已经全湿了,也只是把手拿到嘴里舔了舔,就没了后面的动作。这小子定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?看来我要小心了。

轮到王老师了,胖子居然没有动作,只是一脸奸笑的对我说:“小岳,你来呀!”

什么玩意儿,有什么阴谋吧?不过我可不怕,难道以岳少的性能力还收拾不了你们?虽然觉得胖子有点不怀好意,我还是走到王老师的身边,开始脱王老师的衣服。脱掉王老师的衣服后,我只感觉肉棒硬得受不了。我操,原来王老师被胖子来了个捆绑造型!

她的奶子被绳子紧紧地捆住,一对樱桃由于充血,高高的挺立了起来;一根绳子从胯部穿过,王老师的阴唇分开,刚好把这部份绳子包住。而且更有创意的是,这根绳子从背后连接到王老师的肩部,也就是说,如果王老师稍微向前倾的话,这根绳子就会变紧,摩擦王老师的私处。难怪王老师今天一直抬头挺胸的,原来是这个原因,这样也好,把她的胸部很好的挺了出来,展示在我们面前。

不过人总有弯一弯腰的时候,我发现王老师下面已经把绳子弄得有点湿了,应该是走路的时候,不小心让绳子和阴部产生了摩擦吧?看来胖子为了这次比试真是煞费苦心啊!

胖子看到我惊讶于他的杰作,有些得意,走到张昌身边,两人相互奸笑了一下。胖子对我说:“杨岳,今天你妈可真性感啊!我和张昌都很喜欢。就便宜你了,今天我和张昌玩你妈,你就负责我妈和张昌的妈妈吧!你知道两男一女是很刺激的,虽然让你占了便宜,不过谁叫你妈今天这么淫荡呢!就算便宜你了。”张昌也在一边拼命地附和。

他妈的,这叫什么话,难道只有两男一女刺激,两女一男就不刺激?而且你们3P我妈,我就没有感觉?看来这两个小子是早有准备,来之不善啊!不过老子素来艺高人胆大,就让他们占点便宜吧!

听了胖子的话,我可不客气了,把王老师和巨乳贵妇拉到床上,一只手把玩起巨乳贵妇的一对大奶子,一只手把王老师背上的绳子紧了紧,看到王老师被绳子和阴道摩擦而表现出来的有一点兴奋的表情,感觉肉棒又在充血了。

胖子和张昌也把我妈抱到床上,张昌对着我妈又亲又啃,胖子则是握著从我这里拿到的遥控器,开始开开关关的挑逗起我妈来。咦,不对呀,怎么三对人只有两张床?看来这两个小子早就串谋好了的。不过美色当前,也由不得我细想。

我一只手把张昌妈妈的巨乳挤压出各种形状,一只手摸到王老师的下面,感受王老师被药物养成的水淋淋的小屄。

本来一开始对王老师用药是为了能够干上王老师,不过后来发觉王老师水淋淋的下体让人感觉十分刺激,所以现在我们也坚持让王老师吃这种药物,看到水淋淋的小穴就让我们感觉爽。

一边传来妈妈的尖叫声,原来是胖子一直把跳蛋开到最大,妈妈终于受不了了,开始大声呻吟出来。胖子发现我在看他们,一脸调谑的表情,对着张昌说:“今天就是要玩死杨岳他妈,快封口。”封口是什么意思?我有点不明白。

但是张昌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胖子的意思,露出他的肉棒,猛地塞到我妈的嘴里,妈妈的淫叫声立即变成了“呜……呜……”的声音。

看着妈妈被他们玩弄的样子,不行,我可得给妈妈报仇!死胖子,你这样玩我妈,我也不会让你妈好过!

想要狠狠地收拾一下王老师,发泄一下对胖子的不满,可惜这个时候我才发现,套在王老师身上的绳子真是碍事,本来想玩王老师的阴道的,可惜被绳子给挡住了,真是郁闷。

我七手八脚的开始解王老师的绳子,不过这节打得也太复杂了吧,解了好久都没有头绪,加上一边妈妈被人玩弄的刺激,我的肉棒硬得生痛,心中更加焦急了。不过这种事情,越急越没有头绪,心中不禁咒骂道:‘死胖子,打个结都这么费事。’

不过这种感觉很奇怪,越着急,就越想快点干王老师,性欲也就更加强烈。一边的胖子已经把妈妈身体里的跳蛋拿了出来,把肉棒插进了我妈的阴道中。妈妈早已被跳蛋挑逗起来情欲,胖子一插入,妈妈就爽得不行,居然一下子挣脱了张昌的鸡巴,小嘴得到释放,便大声淫叫了起来。

胖子一边干着我妈,一边挑衅的对我说:“杨岳,你看我们把你妈妈玩得多爽。你怎么不玩我妈?难道你阳痿了?”

‘他妈的,死胖子!’我心中叫骂道,不过怎么也解不开胖子打的结。但性欲实在是被挑逗得太强烈了,我感觉我解王老师的结的时候手都有点发抖了。他妈的,算了,先拿张昌的妈妈泄火再说。

一下子把肉棒插入张昌妈妈的阴道里,享受了她阴道里的温软,我开始大力地抽插起来。不过想到胖子这种做法,心中极其不平衡:我妈被他干了,他妈的绳子我却解不开,不能干他妈,感觉真他妈吃亏。

想了想,我用手猛地提了一下王老师后背的绳子,让王老师的阴唇和绳子用力地接触了一下。摩擦的快感席卷了王老师的全身,加上房间里四处散发的淫靡气氛,她不由得呻吟出声。

听到王老师的呻吟,感觉心中平衡了不少,不过张昌妈妈的阴道干起来还真是舒服,用力猛烈地干了几十下,居然就感觉有了一点射精的冲动。心中一凛,今天怎么自己这么不能持久?如果射了的话,岂不是就输了!于是故意放慢了节奏,赶忙调整心态。

张昌的妈妈见我的速度慢了下来,居然开始挺起屁股一前一后的迎合我,看来她也被刺激到了。说来也是,自己的儿子在干别人的妈妈,而自己在儿子的面前被人干,这种刺激有几个女人受得了?不过我的心里现在很不爽,以前玩女人的时候,都是她们求我慢一点、轻一点,这次居然被张昌的妈妈嫌弃我的速度不够快、动作不够猛。

一边的王老师也被房间里淫靡的气氛感染了,只是苦于被绳子挡住了自己的蜜穴,只能用手隔着绳子搓揉自己的下体,嘴巴里也发出了淫荡的声音。

胖子发现我在张昌妈妈的身上慢了下来,于是大力在我妈妈的阴道里干了几下,妈妈也随着胖子的节奏大声的浪叫了起来。胖子对我妈妈的表现很是满意,得意地对我说:“小岳,你看我把你妈干得多爽。你怎么像个阳痿似的,你看张昌妈妈都对你不满意了。”张昌也在一边帮腔道:“就是就是。小岳,我把妈妈交给你,可不是要你让她欲求不满的哟!”

这两个小子简直是欺人太甚了,虽然心中一直告诫自己,不过岳少的威名岂容他人玷污,于是开始加力,狠狠地干起了张昌的妈妈。伴随着我的冲击,张昌妈妈的叫声也愈发大了起来。

我也挑衅的看了看张昌和胖子,又猛地干了张昌妈妈几下,每一下都全根没入,顶到她的子宫上面。张昌的妈妈被我这几下干得太爽,疯狂的浪叫起来,身体也开始在我身下不规则的扭动了起来,皮肤上也开始呈现出粉红色。

我很清楚,张昌的妈妈在三个妈妈里面阴道是最短的,一用力就可以顶到子宫上面。而且她的身体也极为敏感,像这样用力插几十下,就很容易高潮。看了看她现在的样子,不就是快要高潮的前兆了吗?

我得意地对张昌说道:“看到没有?这就是岳少的实力了。你妈被我干得就要爽死了。”这时张昌的妈妈居然也来凑趣,对张昌说道:“儿子,你妈妈被小岳玩死了,你一定要跟妈妈报仇,搞死小岳的妈妈。”这叫什么话呀!

王老师也在一边帮腔,对胖子说道:“儿子,你也要好好干,让小岳的妈妈尝尝我儿子的味道。”

这两个妈妈怎么了?每次我们玩母子Party,妈妈们被我们干的时候都不怎么爱说话,她们解释是因为在儿子面前被人干很不好意思,今天是怎么了?

那两个小子得到了自己妈妈的鼓励,玩弄我妈更加有劲了。胖子加速在我妈的身体里抽动了几下,然后张昌过去,变成了胖子在下面干我妈的阴道,我妈趴在胖子身上,屁眼暴露了出来,张昌用已经被我妈妈舔得滑滑的肉棒对准了我妈的屁眼,一下子插了进去,妈妈吃痛叫出声来。

从我的角度刚好可以清晰地看见妈妈的屁眼被插入的情节,只见张昌的肉棒将妈妈的菊花分开,露出里面鲜红色的嫩肉,真是刺激!心中有点想要报复的感觉,不知不觉加大了抽插张昌妈妈的力道,张昌的妈妈被我干得淫声浪语不断。

张昌在我妈妈的屁眼里缓慢地抽插了几十下,感到我妈妈的屁眼开始有点适应了,于是对胖子使了个眼色,两人同时开始大力抽插起我妈妈来。而且胖子一边干一边数一二三,他们俩照着这个节奏一起进一起出。妈妈两洞被袭,居然开始翻起了白眼,看来他们两个把我妈伺候得真爽。

我也不能示弱,每一次干张昌的妈妈,都一插到底,用龟头不停地撞击张昌妈妈的子宫,没有一会儿,张昌的妈妈也翻起了白眼。不过这时候,想要射精的冲动愈发强烈了,但是这种时候可不能示弱,我一边猛力干着张昌的妈妈,一边拼命地调匀呼吸,强行想要压住射精的欲望。

还好张昌妈妈是三个妈妈里面最敏感、最容易高潮的,我抽动了几十下,就感觉她的阴道猛地收紧,里面好像有一股吸引力要把我的精液给吸出来。她的双眼雾濛濛的,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,我知道她这是要高潮了,这时可不能大意,因为女人高潮时屄屄还收紧,在这个时候很容易将男人的精液给夹出来。

我忙收敛心神,不过抽插的动作倒是没有减慢。果然,十来下左右,她的屄屄大力地收紧,全身抽插起来,嘴巴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。我明白她的高潮到了,感觉我的龟头被她阴道里涌出的大量淫水给狠狠地烫了一下,感觉就要忍不住射精了。还好她高潮的时间并不长,要不然岳少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慢慢地感觉她的阴道开始放松,我慢慢地将肉棒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来,她软软的躺在床上,享受着高潮的余韵。

虽然忍住了没有射精,但是我已经被刺激得不能冷静地思考了。本来我应该趁这个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,不过这时的我已经被淫欲所控制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干王老师。

我手忙脚乱的去解王老师的绳子,不过在清醒的时候我都难以解开,何况是在这种兴奋的关头。而且好像王老师也被刺激得春情勃发,靠在我的身上,不停地用小嘴和奶子挑逗我。

解了半天也解不开,我愈发烦躁了,这时王老师在我耳边提醒道:“小岳,你怎么不用剪刀剪开呢?”对呀!剪开,不过我到哪里找剪刀呢?

我看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王老师打开床头的柜子,从里面拿出一把剪刀递给我。这个时候我已经被欲火冲昏了头脑,也没有仔细地想想为什么王老师一下子就能找到剪刀。

剪开王老师的绳子,我一下把王老师压到身下,将肉棒刺入了王老师湿淋淋的阴道里。刚才被憋得太郁闷了,插进去的时候,感觉肉棒都硬得要爆了。

旁边妈妈被胖子和张昌干得嗓子都喊哑了,张昌一边干一边用手拍打我妈妈的屁股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,在妈妈白皙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道红印。气氛愈发淫靡起来,我现在已经完全顾不上什么节奏之类的问题了,在王老师的阴道里疯狂地抽插了起来。

突然,王老师大叫了一声,我也感觉我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更加紧窄的所在。原来我抽插的速度太快,一不小心进入了王老师的屁眼里面。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,我也不管是在干屁眼还是干阴道了,每一下都大力抽插,再从王老师的叫声中分辨是干了屁眼还是阴道。

这样没有几下,感觉后背酥酥麻麻的,一股射精的冲动涌了上来,这时我已经被这种乱伦群交的快感刺激得头脑不清了,也顾不上是在比赛,猛力地抽插了七、八下,在王老师的身体里射了精。

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才缓过来,他妈的,老子居然输了。胖子和张昌还在合力干着我妈,两人看我已经缴枪了,都阴阴的笑了起来。我的妈妈已经早被他们干出几次高潮了,他们居然就这样放过我的妈妈?等到他们从我妈妈身上下来,我才想起他们还没有射精呢!这么刺激的环境他们都可以忍住不射,这怎么可能?

就这样老二这个称呼就被扣到了我的头上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这次是他们所有人在联手对付我。开始的时候是老爸老妈,说是要用老妈的淫荡相去刺激那两个小子,其实是为了刺激我。

到后来他们两个3P我妈,我玩他们两个的妈妈也是他们安排好的。用最淫荡的方法玩弄我妈来刺激我,再让两个妈妈来让我射精。王老师的绳子也是有讲究的,越得不到的就越刺激,这是一种吊我胃口的方法。而且最让我郁闷的是那两个小子居然在来的时候就射了几次,到了比赛的时候当然能够忍住刺激了。

总的来说老子被他们算计了。按照他们的话来说,每次我都表现得很聪明,这次他们想合力让我栽一下。所以说,人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。

几天以后,我躺在寝室里,想起这几天被那两个小子老二长老二小的叫,就感觉十分郁闷。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,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子探头进来,问我说:“你是杨岳吧?我叫刘云。你们的新室友。”

看着他秀气的外表,看来他的妈妈应该长得不赖吧!这可不是我摘掉老二帽子的大好机会吗?

【全文完】